一流小说> 我的武魂是盘古 > 第33章 咒杀白启
    杨问天幽幽醒来,身体有些虚弱。

    虽然他是地罗境强者,但杨家接二连三遭遇的打击,让他愤怒到极致,气急攻心,伤了身体。

    “家主,你可不能气坏了身子。杨家还要靠你主持大局,而且……”

    杨震策没有说下去,难以启齿。

    “说!”

    杨问天依然还是表现出枭雄之姿。

    “我杨家接连遭劫,使得一些势力蠢蠢欲动。他们推算我们杨家气运,已经发现我们杨家气运大减。寻常的话,他们是不敢对我们杨家动歪心思。但恐怕这时,一些势力欲要更进一步!”

    白杨城的资源就只有这么多,杨家占据少一些的话,其他势力就能获得更一些。

    各大势力,此消彼长。

    “那他们应该还不知道实情,这段时间千万不能表现出虚弱。否则的话,定会引起各大势力群起而攻之。去通知杨家所有地罗境强者进入武魂界,我要跟他们商讨。”杨问天沉声道。

    就在杨家紧锣密鼓商议之时,杨问天气的吐血的消息,瞬间传遍整个白杨城。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杨问天又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吐血昏迷,杨家之中,自然不乏各大势力安插的间谍。

    “杨问天怎么可能被气得吐血?”

    “听说杨家第五杰被白启在杨府之中杀死了!”

    “白启进入杨府杀死杨家第五杰?他的胆子,可真大。”

    “杨府之中不是有地罗境强者吗?怎么会被白启混进去,还杀死杨家第五杰?”

    “你们都错了,杨问天之所以被气得吐血,可不是因为杨家第五杰被杀!”

    “怎么回事?难道这其中还另有隐情不成?”

    “那是当然,听闻杨问天前往天机阁,耗费诸多天地灵物推算白启下落。结果最终却是显示白启在杨府之中,你们说,换做谁,恐怕都要气得吐血吧。”

    “看来白启真的是跟杨家杠上了,竟然如此胆大包天以一人之力跟杨家为敌。”

    此时,武魂界之中,杨家所有的地罗境强者,齐聚一堂。

    因为杨家的地罗境强者分别要镇守各地,所以只能在武魂界之中才能聚在一起。

    杨问天沉声说道:“这些天,你们也都听到了各种各样的消息。实话实说,我们杨家的确到了非常危险的境地。白启这个小畜生一而再、再而三挑衅我们杨家,现在更是进入杨府杀我们杨家族人。必须将他铲除,否则的话,各大势力还会以为我们杨家衰弱了。”

    这一刻,杨问天表现出无比坚定的杀意。

    如果此前杀白启,仅仅只是想提前将危险扼杀在萌芽之中,但如今,杨家跟白启之间,已经是不共戴天。

    就算杨家肯放过白启,但白启未必会放手。

    当然,杨家又怎么可能对区区一个白启屈服呢?

    “家主,此次白启能够进入杨府,并且还瞒过了我等地罗境强者的魂识。唯一的解释就是,他能施展空间传送神通。那这样的话,他觉醒的武魂,是有关空间法则的武魂吗?”

    杨家一位太上长老问道。

    此话一出,杨问天跟杨震策直接愣住了。

    杨震策皱着眉头,眯着眼说道:“家主,似乎直到如今,我们都不知道,白启到底觉醒的是什么武魂?甚至就连白家,也不知道他觉醒了什么武魂!”

    “这的确是我们的忽略,但空间武魂何其罕见,他应该不可能觉醒。靠谱的猜测,是他背后有一尊地罗境强者帮忙掩护,所以才能进出杨府。”

    杨问天不敢相信,白启会觉醒空间武魂。

    在武魂大陆,向来流传一句话。

    时间至高,空间无上。

    时间武魂和空间武魂,无比罕见。

    哪怕放眼武魂大陆千古岁月,亦很少有身负时间武魂或者空间武魂的武者。

    “那到底是谁在背后帮助他?”杨震策冷冷说道,“更关键的是,我们要该如何防备他的突袭?”

    此话一出,一众杨家强者尽皆无语。

    但此刻,一位杨家太上长老轻笑出声:“在这世上,要想杀死一个武者,有太多种方法。虽然这个小畜生背后有着一尊地罗境强者,可他依然不过是灵窍境。这样的话,难道咒杀他,会困难吗?”

    杨问天恍然大悟,“对啊,我怎么忘记诅咒之术了!”

    地下,白启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意。

    冥冥之中,心血来潮示警。

    “看来杨家果然是亡我之心不死,既然如此,那就斗下去。”

    白启冷冷说道。

    如果不覆灭杨家,那他都不能安心离开白杨城。

    虽然白家族人的性命,白启并不放在眼中。

    但在白杨城之中,依然还是有他在乎珍惜的人。

    这些人,可无法对抗杨家。

    既然如此,那就必须在临走之前,解除这个后患。

    唯有如此,才能够放心离开白杨城。

    “坐以待毙不行,还是要冒险进入杨家,看看能不能窃听到他们如何出招!”

    当即,白启心念一动,又施展土遁术,朝着杨府而去。

    杨府之中,杨家花费重大代价,请来了一位精通诅咒一道的邪恶咒师。

    诅咒一道非常阴险歹毒,咒杀的话,防不胜防。

    因为咒杀之术,可以于无形之中杀人。

    咒师身穿黑袍,将他一切都包裹在黑袍之中,不让人窥探。

    此刻,他沙哑的声音说道:“咒杀一道看似厉害,但反噬亦无比之强。而你们请老夫来咒杀白启,老夫可不能承受反噬!”

    “这一点您放心,那老人家你要什么来承受反噬?”杨震策沉声问道。

    “气运,功德,阴德,风水,命格,这些都可以。”咒师漠然道。

    杨震策有些尴尬,功德,阴德,杨家没有。

    风水事关重大,更不能轻举妄动。命格之力,那更是无比宝贵。

    那么,唯有气运!

    可是,杨家的气运,此前被全部耗尽。

    这些天,又累积了一些气运。

    而这些气运,正位于气运巨鼎之中。

    杨震策带着咒师来到这大殿之中,咒师看了一眼气运巨鼎。

    “你们杨家还真是……,就这么防范老夫吗?”咒师有些生气。

    杨震策露出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这一刻他真的是表面笑嘻嘻,心里MMP。

    杨家哪里是防范这咒师,说出来可能不信,杨家目前的气运,就只剩这么点了。

    咒师看了一眼气运巨鼎之中的杨家气运,然后转过身看着杨震策。

    “你们想要我施展咒杀之道那也行,不过你们杨家只给出这么点气运,我一开始施展咒杀之道,就会遭遇反噬,这时就需要杨家气运来承担反噬,如果正在咒杀白启,气运消耗完的话,我会立刻停下。”

    咒师冷冷说道。

    “这些气运,足以咒杀白启这个小畜生!”

    杨震策嘴角浮现一抹冷笑,恶狠狠说道。

    大殿之下,白启的魂识透过合金锻造的地面,听到了杨震策和咒师的对话。

    “果然危险,竟然请了一尊咒师前来!”

    白启此刻心中非常庆幸,幸好此刻来了,否则的话,不知道实情,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么,问题来了,该如何防范咒师的咒杀?

    白启不知道,但武魂界知道。

    白启立刻让白府之中的身外化身白超登陆武魂界,查询如何防范咒杀之道。

    看完全部,白启心中稍稍有底。

    咒杀之道的厉害,在于咒术的邪恶。

    邪恶咒力几乎无法抵御,但那只针对寻常武者。

    白启不相信,他体内的盘古武魂,会抵挡不住区区一个咒术。

    当即,咒师念念有词,开始施展咒术。

    刹那之间,邪恶的咒术一出现,一股无比邪恶的至邪咒力,沿着冥冥虚空,直奔白启而来。

    白启留了一道魂识在大殿之中,而他本身身躯则下沉到地下数百丈。

    白启非常真切感觉到,至邪咒力加身,欲要侵袭他的武魂。

    至邪咒力进入到盘古武魂,突然之间,盘古武魂的肚脐处,突然传来一股吸力。

    至邪咒力直接被武魂的肚脐处所吸引,看见这一幕,白启完全傻眼。

    转念一想,白启才恍然大悟。

    盘古的肚脐,在开天辟地之后化作血海,容纳天地间至邪至恶之力,哪怕众生怨气,最终也会沉寂在血海之中。

    这样的话,区区一道至邪咒力,根本就无法对盘古武魂造成任何威胁。

    咒师施展咒术,欲要咒杀白启,但他的至邪咒力根本没有起任何效果。

    反而,天地反噬到来,于是他立刻启动杨家巨鼎之中的气运之力,以杨家气运来抵挡天地反噬。

    但是,咒师小觑了此次咒杀。他的咒术还在继续之中,可是反噬越来越强。

    而气运巨鼎之中,杨家的气运,马上用光了。

    “快,补充气运!”

    咒师急迫道。

    “不行!”杨震策断然拒绝。

    咒师连忙强行中断咒术,但这一波操作,反噬无比之强。

    反噬加身,让他狂吐一口黑血,寿元削减才抵挡住了反噬。

    咒师阴冷无比的目光看向杨震策。

    这一刻,咒师简直想要将杨震策给生吞活剥。

    “不是我杨家吝啬,也不是我杨家不想白启这个小畜生死。是我杨家,本来就只剩这么多气运!”

    杨震策连忙解释,他可不想被一位咒师天天惦记。

    否则的话,到时候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