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小说> 神道酬何 > 第五百一十九章 外挂决定性格
    对于这个黑水镇上的人,黎酬始终保持着高度不信任怀疑态度。回到客房之后,他第一时间便将那纯阳烈和正气丹扔进山河社稷图,吩咐林书拿去化验。

    随着山河社稷图里各项设备的逐步完善,林书的办事效率也也是越来越高,大约二十分钟之后,便已经向黎酬提供了一份准确详尽的化验报告。

    结果显示,这两东西果然有问题!

    那纯阳烈的确拥有马延宗所说的那诸多功效,甚至辅修效果比起普通市面上的丹药的效果还要强上不少。

    可问题是在这样给力的药效掩盖之下,却隐藏着一种极为隐蔽的阴寒之毒,这种毒不会被身体吸收,只会在身体之中隐藏起来,凭借身体的新陈代谢系统,需要三年以上的时间才有可能将其清理干净。

    在此期间,身体不会出现任何的不良反应,所以极难察觉。

    更重要的是,这种毒素是可以通过外界的一些条件来激发的,而且一旦爆发,后果不堪设想!

    至于说正气丹的作用,在这一点上马延宗并没有撒谎,它的药性与纯阳烈是完全一样的!

    “哼!”随手将化验报告丢在桌子上,黎酬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沉声说道:“这黑水镇的破事我本部想管,没想到我不想惹麻烦,麻烦居然主动找到我的头上来了!”

    “有趣,还真是有趣得很呢!”

    一旁的黎筒幻并没有去拿那份资料,通过记忆共享,黎酬看到的东西,已经同步传递到了他的脑子里。

    感受到黎酬的杀意,黎筒幻不禁笑问道:“你打算怎么办,夷平黑水镇?”

    黎酬听了这话,却是微微摇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在动手之前我们首先需要掌握的是情报,而且此时我早已经埋下了伏笔,等我们离开进入雷鸣大泽的时候,就是情报自己送上门来的时候。”

    黎筒幻当即会意:“就是你之前和他们扯淡的时候,说的那个距离黑水镇只有五十里的神秘宝藏?”

    黎酬嘴角挂起一丝玩味的笑意:“而且还是那种只能当时得到好处,无法将其带出来的传承宝藏。”

    ………………

    接下来的几天里,黎酬与黎筒幻一直坚持着对《山河九变》的修炼,从一开始的生涩直到彻底熟悉这种感觉,前后只用了三天多一点的时间,如今的他和黎筒幻,已经能够在不影响正常行走坐卧的前提下,保持着对体魄的全方位训练了。

    又用了一天来进一步熟悉这种感觉,待到二月初五,一行四人离开了黑水镇再次出发,正式进入了令无数武者闻之色变的雷鸣大泽。

    四人并排而行,黎酬随便查看了一下小地图,发现暗中跟踪自己的人距离还远,当即便取出两粒丹药,随手抛向一旁的孟无涯与阮子敬:“接着!”

    接丹在手,阮子敬顿时脸色一变:“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就连孟无涯此刻看向他们的眼神也是无比的怪异。

    黎酬立即猜到这俩货显然是误会了,把自己给他们的丹药当成了三十脑神丹之类用来控制人的毒药,不禁好笑的摇了摇头,随口解释道:“这是纯阳烈和正气丹的解药,你们爱信不信,不信可以不吃。”

    解药?

    有解药,那就说明二者定然是有毒的啊!

    两人闻言顿时脸色一变,跟着开始运功内视一番,却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妥之后,看向黎酬的眼神不禁变得更加警惕起来。

    黎酬翻了一白眼,有些不屑的说道:“还开灵呢,感知能力这么差。”

    虽然对于两人的质疑不是很开心,但黎酬还是耐心的解释道:“纯阳烈与正气丹实际上都是一种药物,本身这种药是对人体有益的,甚至可以起到强筋壮骨的功效,而且药效极佳。”

    “不过对方在配药的时候多加了一味鱼骨叶,此药可将两种丹药的效果凭赠数倍,不过药性过于刚烈,必须要用阴属性的药物进行中和。问题出就出在那种用来综合药性的辅药上面!”

    “原本,可以综合鱼骨叶的药材有许多,而且其中多数都是有益无害的,而对方偏偏选择了鬼枯草这种毒物。”

    “如此一来所导致的后果就是,纯阳烈或者说正气丹的药效如期的被放大数倍,但鬼枯草的药性也在这一过程中被抹去了棱角,只剩下至阴致毒的部分潜在服用者的四肢百骸之中引而不发,需要某种外界条件的引发才会骤然发作。”

    “而这种毒素,需要待身体缓缓吸收掉两种药物本身的药性之后,才会随着药力的吸收,一点一滴的沉积起来,如果你们是出门之前刚刚喝过的酒或者吃过的药,那么现在的体内沉积的毒素的确微乎其微,没感觉到也是正常。”

    听黎酬仔细解释了一遍之后,阮子敬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不料黎酬又继续补充道:“我说的是孟兄。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后天巅峰,对于如此隐蔽的毒素察觉不到也是正常,但软前辈,你可是开灵啊!就算那毒素再怎么轻微隐蔽,作为开灵也没有理由感觉不到吧?”

    阮子敬被黎酬数落得郁闷无比,如果不是明知道打不过,他早上冲上去告诉他啥叫开灵了。

    不过郁闷的同时,他也清醒的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立即再次进入内视,仔细检查起来。

    要说开灵毕竟是开灵,之前他因为并不了解毒性的特征,只是走马观花的大体检查了一边,却忽略了许多的细节。此刻有针对性的仔细一检查,顿时便忍不住惊呼一声:“幸亏小兄弟提醒,否则我二人的身家性命,岂非被别人捏在手中?”

    阮子敬这个另类的开灵虽然有些彪,但并不傻。

    更何况就算是傻子也不难想明白各种关键,对方既然下了这样的毒,那么他们的手中肯定掌握着激活这种隐藏毒素的手段,如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中了招,到时候恐怕一个普通的先天武者都可以轻易取他性命!

    真心诚意的向黎酬道谢之后,这货不再犹豫,一把便将解药吞入腹中。

    孟无涯虽然受实力所限,暂时还察觉不到毒素的存在,不过他对于阮子敬还是相当新任的,更何况他也并不觉得黎酬有必要害他。

    于是乎也打算有样学样的将解药一口吞下,借在黎酬的面前彰显一下自己的男子气概,谁知眼看丹药就要被扔进嘴里的时候,却被黎酬一把夺过。

    将丹药夺下之后,黎酬毫不客气的劈头盖脸的开喷:“你傻啊!我刚刚详详细细的和你们分析了这毒素的由来,都被你当成耳边风了?”

    “鬼枯草的毒素,首先起到了综合玉骨草药性的作用,你如今体内纯阳烈亦或者正气丹的药性刚开始吸收,如果现在解去了鬼枯草的毒素,光是玉骨草的药性就足以让你生不如死。”

    “阮前辈可以现在解毒,是因为以他的开灵修为足可以承受鱼骨草的药性,你才几级?”

    说着,又把手中的解药重新抛给对方:“想要解毒,也等体内的药性吸收完毕之后再说。”

    被黎酬喷了个狗血淋头,孟无涯感觉那叫一个委屈。

    既然不能现在就解毒,你那么早给我解药干嘛?

    收到来自孟无涯的中二点数+666!

    黎酬满意的点了点头,提前给你解药,就是干这个用的。

    俗话说的好,外挂决定性格。

    甚至连黎酬自己都没有发现,自从有了吐槽能量收集器之后,他已经有着向西门无量的方向转变的趋势了,人贱合一!

    ………………

    马延宗今天的心情十分的嗨皮!

    五天前,他主动送上纯阳烈和正气丹,本就没安什么好心,却不料那个看似有些高冷的乐医离居然真的把他当成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热心人,连传承宝藏这种事情都当着他的面说了出来。

    既然被他马延宗知道了,那这个传承宝藏就只能姓马了!

    回去之后,他便立刻安排好了人手,只待黎酬他们一行出发之后,便会立刻尾随而上。

    至于跟上之后能不能抢得到宝藏的问题,他却是连半点担忧都欠奉。虽然对方队伍之中有一个开灵强者坐镇,但只要他掌握着激活鬼枯草之毒的方法,开灵在它面前也得跪!

    眼看距离五十里的距离越来越近,马延宗兴奋便越发的难以自制。

    顺利过关忽悠成功,一切都在我掌握中,越来越近接传承宝藏,今天的心情是大不同啊大不同……

    得意得就差唱出来的马延宗,算计着已经追出了三十多里,还不忘开口对身边之人提醒道:“唐陌,你小子今天可得给我精神着点,如果把人跟丢了的话,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一句话说完,马延宗便满脸带笑的等待对方唯唯诺诺的回应,然而一秒钟过去,两秒钟过去,居然没有回音!

    马延宗察觉到情况不对,连忙穿透朝四下望去,这才发现原本紧紧跟在他左右的两个属下如今早已不见了身影。

    蓦地,一个寒气自他的脚后跟升起直冲天灵盖!

    这尼玛,简直太诡异了!

    难道这雷鸣大泽里还能出了鬼来不成?

    越想越怕,马延宗立刻高声大喊了起来:“唐陌!纪睿!”

    蓦地,马延宗见到一道黑影从眼前闪过,想要转身去看时,却忽然感觉后颈一痛,跟着整个人便彻底的晕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