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小说> 火之日向 > 第699章 大国会议(7)
    “我考虑好了!”三代土影回答道。

    “既如此,那我就帮你转告了!”日向一郎道。

    三代土影点点头。

    “根据文件中记载的日期,在火之国兼并风之国前,风之国大名就已把风之国北方割让给土之国!”三船对日向一郎道,“日向代表,土影大人希望火之国能把风之国北方交还给土之国。”

    三船说完,日向一郎、四代雷影与五代水影面色各异——日向一郎面露果然之色;四代雷影与五代水影则面露惊讶之色。

    “三船大将,我在风之州期间,从未听说过原风之国大名把风之州北方割让给土之国!”日向一郎道,“此外,弃暗投明的原风之国大名府官员亦未对我提及原风之国大名把风之州北方割让给土之国一事。”

    “日向一郎,你不知道某事与他人不对你说某事不代表某事就不存在!”三代土影道。

    “原风之国大名把风之州北方割让给土之国一事不是小事!”日向一郎道,“三代土影,倘若原风之国大名真把风之州北方割让给土之国,弃暗投明的原风之国大名府官员一定会对我明言。”

    “会不会是原风之国大名府官员不知道原风之国大名把风之国北方割让给土之国一事?”三船猜测道。

    “三船大将,割让领土是事关国运的大事!”日向一郎道,“原风之国大名再独裁,也不可能独自决断割让领土一事。”

    三船想了想,认为日向一郎的话颇为有理。

    “这倒也是!”三船道,“在割让领土的事情上,原风之国大名肯定会找原风之国大名府官员商议。”

    “所以,弃暗投明的原风之国大名府官员未对我提及原风之国大名把风之州北方割让给土之国一事等同于原风之国大名并未把风之州北方割让给土之国!”日向一郎道。

    “日向一郎,白纸黑字,由不得你不承认!”三代土影道。

    “伪造一份原本不存在的文件,又不是什么难事!”日向一郎道,“我若是想,也可以伪造一份土之国大名把土之国割让给火之国的文件。”

    “三船大将,我相信你能辨别出文件的真假!”三代土影对三船道。

    听到三代土影的话,三船开始仔细观察文件。

    数分钟后。

    观察完文件的三船对日向一郎道:“日向代表,不管怎么看,我手里的文件都不像是伪造的!”

    “另外,因铁之国与风之国存在外交关系之故,铁之国有原风之国大名的亲笔书信。”

    “根据原风之国大名的亲笔书信辨别我手里的文件的笔迹,日向代表,倘若我判断没错,我手里的文件应该是原风之国大名亲手所写。”

    三船的话让日向一郎皱眉。

    三代土影看着皱眉的日向一郎,故意问道:“日向一郎,莫非你怀疑三船大将说谎?”

    “三代土影,用不着你挑拨离间——我相信三船大将的人品。”日向一郎道。

    “既然你认可了文件的真实性,那就请你把风之国北方交还给土之国吧!”三代土影道。

    “我可没认可文件为真!”日向一郎道。

    “你想耍无赖?”三代土影质问道。

    “伪造一份能以假乱真的文件,不是难事!”日向一郎道,“就如铁之国有原风之国大名的亲笔书信一样,土之国肯定也有原风之国大名的亲笔书信。”

    “对岩隐忍者村而言,依照土之国存档的原风之国大名的亲笔书信伪造一份字迹难辨真伪的割让领土文件,小事一桩!”

    “无稽之谈!”三代土影道。

    “无稽之谈!?”日向一郎问道,“三代土影,你凭什么把我的话定义为无稽之谈?”

    “就凭你不想把土之国的东西交还给土之国!”三代土影回答道。

    听到三代土影的回答,日向一郎笑了笑。

    “你笑什么?”三代土影问道。

    “三代土影,我刚才说的那些话不过是在说明一种谁也无法否认的可能性而已!”日向一郎回答道,“其实,我并不在意三船大将手里的文件是真是假!”

    “对我而言,三船大将手里的文件是真是假都一样——没任何实质性效力。”

    说到这里,日向一郎顿了顿,继续道:“当然,你若执意认为三船大将手里的文件是存在实质性效力的真文件,就请你去找原风之国大名要原风之国北方。”

    “原风之国大名已被你们所杀,你让我去哪里找原风之国大名要风之国北方!”三代土影道。

    “能否找到原风之国大名,是你们的事,跟我没关系!”日向一郎道,“再者,即便你们找到了原风之国大名,也没用!”

    “因为世间只有火之国风之州北方,再无风之国北方!”

    “赤土、黑土,做好作战准备!”三代土影对自己身后的赤土与黑土道。

    “是!”赤土与黑土齐声道。

    日向一郎看了看摆出作战姿态的赤土与黑土,又看了看三代土影,对三船道:“三船大将,在三代土影已决定动手的情况下,我不可能坐以待毙。”

    “也就是说,我会为我与我身后两人的安全反击。”

    “在反击的过程中,倘若我失手杀了三代土影与三代土影的两名手下,希望你不要怪我!”

    “人不大,口气倒是不小!”三代土影不等三船说话,就抢先一步道,“看来木叶尽出狂妄之辈。”

    “狂妄之辈!?”日向一郎道,“大野木,当年的宇智波斑能以一己之力碾压你与无,我就能以一己之力杀了你与你身后的两名手下!”

    日向一郎提及宇智波斑时,三代土影的脸色骤变。

    (三代土影没想到日向一郎会知道自己与二代土影联手败于宇智波斑一事。)

    日向一郎没有理会三代土影的脸色变化,继续道:“不要以为自己从无手里习得了血继淘汰就目空一切。”

    “在我眼里,你引以为傲的尘遁不过是雕虫小技!”

    “我考虑好了!”三代土影回答道。

    “既如此,那我就帮你转告了!”日向一郎道。

    三代土影点点头。

    “根据文件中记载的日期,在火之国兼并风之国前,风之国大名就已把风之国北方割让给土之国!”三船对日向一郎道,“日向代表,土影大人希望火之国能把风之国北方交还给土之国。”

    三船说完,日向一郎、四代雷影与五代水影面色各异——日向一郎面露果然之色;四代雷影与五代水影则面露惊讶之色。

    “三船大将,我在风之州期间,从未听说过原风之国大名把风之州北方割让给土之国!”日向一郎道,“此外,弃暗投明的原风之国大名府官员亦未对我提及原风之国大名把风之州北方割让给土之国一事。”

    “日向一郎,你不知道某事与他人不对你说某事不代表某事就不存在!”三代土影道。

    “原风之国大名把风之州北方割让给土之国一事不是小事!”日向一郎道,“三代土影,倘若原风之国大名真把风之州北方割让给土之国,弃暗投明的原风之国大名府官员一定会对我明言。”

    “会不会是原风之国大名府官员不知道原风之国大名把风之国北方割让给土之国一事?”三船猜测道。

    “三船大将,割让领土是事关国运的大事!”日向一郎道,“原风之国大名再独裁,也不可能独自决断割让领土一事。”

    三船想了想,认为日向一郎的话颇为有理。

    “这倒也是!”三船道,“在割让领土的事情上,原风之国大名肯定会找原风之国大名府官员商议。”

    “所以,弃暗投明的原风之国大名府官员未对我提及原风之国大名把风之州北方割让给土之国一事等同于原风之国大名并未把风之州北方割让给土之国!”日向一郎道。

    “日向一郎,白纸黑字,由不得你不承认!”三代土影道。

    “伪造一份原本不存在的文件,又不是什么难事!”日向一郎道,“我若是想,也可以伪造一份土之国大名把土之国割让给火之国的文件。”

    “三船大将,我相信你能辨别出文件的真假!”三代土影对三船道。

    听到三代土影的话,三船开始仔细观察文件。

    数分钟后。

    观察完文件的三船对日向一郎道:“日向代表,不管怎么看,我手里的文件都不像是伪造的!”

    “另外,因铁之国与风之国存在外交关系之故,铁之国有原风之国大名的亲笔书信。”

    “根据原风之国大名的亲笔书信辨别我手里的文件的笔迹,日向代表,倘若我判断没错,我手里的文件应该是原风之国大名亲手所写。”

    三船的话让日向一郎皱眉。

    三代土影看着皱眉的日向一郎,故意问道:“日向一郎,莫非你怀疑三船大将说谎?”

    “三代土影,用不着你挑拨离间——我相信三船大将的人品。”日向一郎道。

    “既然你认可了文件的真实性,那就请你把风之国北方交还给土之国吧!”三代土影道。

    “我可没认可文件为真!”日向一郎道。

    “你想耍无赖?”三代土影质问道。

    “伪造一份能以假乱真的文件,不是难事!”日向一郎道,“就如铁之国有原风之国大名的亲笔书信一样,土之国肯定也有原风之国大名的亲笔书信。”

    “对岩隐忍者村而言,依照土之国存档的原风之国大名的亲笔书信伪造一份字迹难辨真伪的割让领土文件,小事一桩!”

    “无稽之谈!”三代土影道。

    “无稽之谈!?”日向一郎问道,“三代土影,你凭什么把我的话定义为无稽之谈?”

    “就凭你不想把土之国的东西交还给土之国!”三代土影回答道。

    听到三代土影的回答,日向一郎笑了笑。

    “你笑什么?”三代土影问道。

    “三代土影,我刚才说的那些话不过是在说明一种谁也无法否认的可能性而已!”日向一郎回答道,“其实,我并不在意三船大将手里的文件是真是假!”

    “对我而言,三船大将手里的文件是真是假都一样——没任何实质性效力。”

    说到这里,日向一郎顿了顿,继续道:“当然,你若执意认为三船大将手里的文件是存在实质性效力的真文件,就请你去找原风之国大名要原风之国北方。”

    “原风之国大名已被你们所杀,你让我去哪里找原风之国大名要风之国北方!”三代土影道。

    “能否找到原风之国大名,是你们的事,跟我没关系!”日向一郎道,“再者,即便你们找到了原风之国大名,也没用!”

    “因为世间只有火之国风之州北方,再无风之国北方!”

    “赤土、黑土,做好作战准备!”三代土影对自己身后的赤土与黑土道。

    “是!”赤土与黑土齐声道。

    日向一郎看了看摆出作战姿态的赤土与黑土,又看了看三代土影,对三船道:“三船大将,在三代土影已决定动手的情况下,我不可能坐以待毙。”

    “也就是说,我会为我与我身后两人的安全反击。”

    “在反击的过程中,倘若我失手杀了三代土影与三代土影的两名手下,希望你不要怪我!”

    “人不大,口气倒是不小!”三代土影不等三船说话,就抢先一步道,“看来木叶尽出狂妄之辈。”

    “狂妄之辈!?”日向一郎道,“大野木,当年的宇智波斑能以一己之力碾压你与无,我就能以一己之力杀了你与你身后的两名手下!”

    日向一郎提及宇智波斑时,三代土影的脸色骤变。

    (三代土影没想到日向一郎会知道自己与二代土影联手败于宇智波斑一事。)

    日向一郎没有理会三代土影的脸色变化,继续道:“不要以为自己从无手里习得了血继淘汰就目空一切。”

    “在我眼里,你引以为傲的尘遁不过是雕虫小技!”

    “在我眼里,你引以为傲的尘遁不过是雕虫小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