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小说> 穿越之轻松当军嫂 > 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打自招
    因为王木通的摆手离开,陈家陷入了更加严重的恐慌。就算是家里的老人再因为女儿嫁的好,更看重她,也不免对王家把自己家里人保护的好好的,却害他们陈家的后辈陷入危局,而产生微词。

    陈大嫂再也不能拿出劝陈二嫂时候语重心长的话来劝说自己,她哭的眼泪都要干了。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是王家说他们去跟霍家交涉,陈家就能完完全全相信,并切安稳在家里等着,就能行的了。

    因此在见过王华阳三天之后,白玉因为下午早从医院出来,去接了白子安一起回家。生了孩子之后,难免忽视了小孩,所以有机会的时候,白玉会去特意送他或者接他。

    两人拉着手,进了霍家门,就发现家里气氛特别不好。自从有了五个宝贝蛋,一向欢声笑语的霍家客厅里空气沉重的让人呼吸都小心起来。

    白玉自从见到霍长安开始,就觉得他一直笑呵呵的,是个很和蔼的老人。可是今天,他脸上阴沉的似乎能滴出水来。

    她往坐在客厅里,神色非常不自在的王华阳看了看,隐约有些明白过来了。

    霍长安看见白玉和白子安回来了,脸稍微舒展了一点,“回来了,孩子们抱到楼上去了,你上去看看,顺便换件衣裳下来吃饭。”

    开学之后,被王天龙叫到医院去做事之后,白玉就习惯每次回来就洗澡换衣服,担心把医院的病菌带回家,感染了家里的小婴儿们。家里人都知道她这一点,霍长安才有这个嘱咐。

    白玉却是先上前伸手给他把了脉,还好没什么大事,“爷爷,没什么好气的。要是真生气的话,我早就气的不能给孩子们哺乳了,我有打算的。

    你这年纪,可要好好保养才行。团团他们可还没开口学说话呢!”

    “嗳嗳,爷爷知道了,不气了,不气了,你上楼吧……”被白玉贴心的一劝,再想想几个粉粉嫩嫩的胖娃娃,霍长安瞬间心情就好了。

    的确是不能生气,把自己气死了,多划不来,曾孙子曾孙女软软甜甜的一声太爷爷还没有等到呢!

    等白玉再下来的时候,萧纪澜也跟着下来了。她之前就是控制不住情绪,想上去扇王家人的耳光,才被婆婆拉到楼上来看孩子的。

    什么东西,祸不及家人不知道吗?不管是多看不惯她霍家,在政治场上,用任何手段也好,对付她家老爷子,或者她丈夫,再不济是她两个儿子,她都不会这么生气。成王败寇的道理,谁不知道?霍家走到这个份儿上,没谁家能常青不倒的,输了,她萧纪澜也没什么不能认的。

    明知道她家儿媳妇儿是住院等着生孩子了,还是生四胞胎,不搞这些意外,风险也大的很。他王家人倒是好,自己家的麻烦,不好好上门求助她霍家人,净搞歪门邪道,害她小儿媳早产,白白生下来的时候,就跟个小老鼠似的。

    那时候,她是不方便表现出来,白玉生完孩子,身体也虚的很。她要是满面愁容的,孩子照顾完几个小的还不算,还要安抚她这个老的,那成什么样了?可是背地里,她跟王菜花那是躲在角落里,或者是自己在家里,不知道哭了多少回?跟他爷爷霍成邦多少个夜里睡不着觉,就担心孩子养不活。

    她自己心疼小孙子,心疼的要死,可真出了事,首先担心的就是白玉可怎么办?还有她小儿子,就更该对白玉感到愧疚了,说不定会做出什么傻事来呢?

    这孩子就是当妈的心头肉,要是孩子不好了,白玉还能有个好?霍云霆要是觉着是自己因为自己的职业,不能陪在妻子身边,才导致的这样的结果。十有八九,他们这个小家就得散伙。萧纪澜想想,就吃不好睡不好。经常大半夜的跟同样睡不着的霍成邦唠家常,越说啊,这人的心就越是煎熬。

    白玉坐月子期间,大家都面上笑嘻嘻的,心里都不知道多担心。好在白白吉人自有天相,又有白玉这样医术超好的妈妈,才能平平安安的长到这么大。

    不知道有人故意使坏也还好,只能说自家运气不好,合该遇此磨难。可是今天,王家和陈家的人来,进了门,陈家的人就好一顿哭诉自己孩子病了什么的。正好孩子们醒了,不是饿的哭,就是拉粑粑了,屁屁不舒服的哭。一时半会儿的顾不上招待客人,陈家就以为他们家不想让白玉给他家里人看病,不打自招,说他家白玉早产,是王家王华阳不怀好意,想要祸水东引,跟他们陈家没关系,巴拉巴拉的。

    这家里人听见了,心里跟爆炸了颗手雷一样的,搞了半天,他们以为是背后的人本来就盯上了白玉,其实不是的。

    他们藏的可真好啊,萧纪澜想,要不是凶手又对陈家人下手了,他们霍家还蒙在鼓里呢!后来听王华阳为自己辩解了一通,各种说白玉误会了什么的,这不就是说,白玉是知道的。

    所以他们都以为白玉已经告诉过家里人了,陈家担心他们迁怒,就不给他家孩子看病,才着急撇清关系的。

    萧纪澜心痛的要死,这孩子这么大的事儿,也不跟家里说。这憋在心里,得多憋屈啊?王家是和霍家有交情,但那也得分什么交情,这都涉及子孙后代的生死存亡了,管他有交情还是没交情,有证据还是没证据,只要知道是他们在使坏,那就是霍家的生死敌人,没二话。

    因为这样的想法,所以跟着白玉下楼的萧纪澜脸色很是难看。她拉着白玉的手,坐到陈家和王家对面,一句话都不说,连应酬都懒得应酬,她都想好了,等晚上霍成邦回来,要好好的告一状,非要让王家付出代价不可。

    不行,她就哭。别人要是说霍成邦被枕头风给吹动了,她萧纪澜能当着人的面,甩他一脸,我就是吹枕头风怎么了,为了我家儿媳妇,为了我四个小孙孙,我愿意,你管的着嘛?

    陈家年长一辈除了闹离婚搬出去的陈二嫂,其他的都聚到了霍家的客厅里,所有人脸上都是愁绪和悲戚,等到白玉坐定了。陈大嫂咽了咽口水,想要用最感人至深的话感动这个漂亮的年轻女孩给她的儿子治病,她不能失去自己的儿子,“霍家二少奶奶,我……”

    一想到躺在床上,没有人能保证百分百治好的儿子,她就泣不成声。陈远东给几天就老了十岁的妻子递了纸巾,拍了拍她的胳膊,才认真跟白玉说,“霍二少奶奶,我是病人的父亲。我们家的事,相想必你是清楚的,我不能看着我的儿子死。

    想来现在在你面前哭的再伤心,也是没有用的。你开口提要求,只要我们能做到的,只要我有的,我都愿意拿出来。”

    陈远东是家里的长子,虽然官职不大,但是跟王家接触久了,多少知道,这时候不是哭的时候,而是拿出解决事情的态度来,才有那么些微的希望。

    白玉抬头看了看他斑白的头发,知道他是真心为儿子求医的父亲。可是现在霍家要的是王家的态度,而不是丝毫没有打过交道的陈家如何,“陈先生跟我谈事,就这样可不厚道,你连筹码都没有,还想坐到谈判桌上?”

    她说着话,眼睛直直的看着王华阳,意思非常直白,解决问题的关键就在王华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