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小说> 史上最强氪命 > 第三百九十六章 绝境
    日升月落,又是一天时间过去。

    此时已经是神霄论战新生赛的第四天清晨。

    在为期一周的战斗中,时间刚刚过半。

    看着面前一望无际的大海,申凯有些疲惫的叹了口气。

    “真的坑啊。”

    “我只是让肖扬和魏清玄那两个家伙,找到安全合适的资源点。”

    “结果这两个混蛋,居然选了海里......”

    此时距离申凯和青钰雯死战后,已经整整一昼夜过去。

    深知自己的状态相当惨烈,申凯压根就不敢再耽搁,急速冲着自己感应到的方向前往。

    然而一个昼夜的赶路后,他惊讶的发现,目的地居然是一片大海。

    而前两天,他看到的那条宽广河流,也是从这片海洋中分流出来的。

    原本申凯还曾经猜想过,河流可能是从什么大雪山脉,顺着地势延绵而下。

    结果却是一片海洋,只能说,这次新生赛的地形设计,充满了意外和未知。

    “好嘛...我承认,藏身在海中,确实是安全了。”

    “问题是现在我该具体,去哪里找到他们?”

    此时的申凯,一副望洋兴叹的样子。

    他如今只能感知到,肖扬等人确实在这片海洋中。

    但具体在那一片,恐怕只能等他潜下去花时间查找了。

    “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先处理身后的大麻烦。”

    摇了摇头,申凯回身向后面看去。

    距离海岸不远处,正逐渐有其他学校的学生出现,而且数目不少。

    更让人惊讶的,是他们彼此之间穿的校服不同,很明显不是一个学校的学生。

    “果然...在新生赛接近尾声的时候,两极分化出现了。”

    看着小心翼翼朝着自己聚拢的学生,申凯心中想着。

    在这几天中,他也猜想过。

    越接近新生赛结束,他们这些新生的组合,就可能反而更简单。

    一类人会更加激烈的去杀戮其他学校的人。

    另一类则可能为了对抗更强者,联合起来。

    “真遗憾,我似乎被当做落单天骄,要给他们狩猎了。”

    就在申凯这样想着时,从对方的人群中,走出来两个人。

    一人手持鬼头大刀,只是一边手臂缺少半截。

    而另一人则是手拿一副书卷,头戴儒巾,饱读诗书的样子。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鬼兄,看来咱们这次迎来的,可谓是新生赛以来,最大的惊喜了。”

    一旁手持鬼头大刀的断臂少年,神色有些阴沉,看着书生打扮的人,嘶哑的开口。

    “这人,你认识?”

    申凯还没反应,那边的书生居然有些夸张的拍了拍额头,露出无奈苦笑的表演。

    “鬼兄,不是小弟说你,整天闷在自己的世界中,多少也该有个限度吧?”

    似乎那名阴沉少年和书生关系不错,被对方挖苦也只是冷哼一声。

    “他很有名,你认识?”

    接过话头,书生凝神看着申凯,露出敬畏而又耐人寻味的样子。

    “怎么可能不认识这位,也就是你才能说这话。”

    “天骄之首申凯,目前真正站在我们这一届,所有人顶点的存在。”

    书生的话刚落下,阴沉少年手中捏紧刀柄,露出嗜血的光芒看向申凯。

    看着两人,申凯面色平淡的开口。

    “少了条手臂...你应该就是那个被太虚峰埋伏,最后杀出重围的鬼刀吧。”

    “而你,隐隐透出的气息,居然不比那家伙差多少。”

    “除了他受伤的原因外,你也不简单。”

    “不是在最近半年新晋的天骄,而是在更远之前,高考时就达到这个层次了吧。”

    看着款款而谈的申凯,书生礼貌的点了点头,露出和善的样子。

    “申兄慧眼。”

    “我旁边这位是鬼雄,绰号鬼刀。”

    “至于在下,浩然院路子安,只是读书人一位,名号就不用再提了。”

    一边说着,书生一边挪步,朝着申凯缓缓接近。

    而周围的人似乎得到了信号,缓缓朝申凯靠近。

    “( ̄_ ̄)看来,你很不喜欢自己的外号啊。”

    目光平缓的扫了一圈,看着朝自己缩小的包围圈,申凯心中暗叹。

    之前拼死青钰雯,自己就已经是重伤。

    没有选择恢复伤势,而是一昼夜的赶路后。

    此刻的自己虽然还不至于油尽灯枯,却是真正最糟糕的情况了。

    反观对面,虽然也经历了几天的战斗,一群人疲惫伤痕都有,却远不如自己严重。

    最重要的是,对面的鬼刀和路子安,都是毫无疑问的天骄级别。

    而他们整合起来的人数,申凯只是零零散散目测下,就有足足上千多人!

    这可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一千多三阶修士组成的。

    甚至可以放话说,经历了新生赛前三天的厮杀。

    如今进入第四天后,还能活下来的,即便是普通学生,也不能小看。

    “眼看着快要找到肖扬他们,却出现了这种情况......”

    “两个天骄加上一千普通学生...换做我全盛期不算什么,可如今,真的要命了。”

    看起来脸上没有一点忌惮,其实申凯心中已经在叹息。

    “别说两个天骄,我如今的状态,原地死战的话,就这一千多人,也能耗死我。”

    想到这里,申凯倒是没有什么与其死在他们这群人手里,还不如死在更强天骄手里的念头。

    因为在他看来,死了就是死了,退场就是退场。

    没有人会在意原因和过程,有的只是最后结果。

    不管是胜者还是剩者,留到最后的,就是王者。

    以这种情况而论,不管是被同阶强者杀死。

    还是被弱者反抗而死,又或者被小人陷害而死,结局都一样。

    “我可不想,死在这里。”

    嘴里没有说话,申凯手中却具显出了刀剑。

    看到这一幕,路子安微微一笑,却并没有再说什么客套话了。

    双方都是参加新生赛的,彼此最终目的一致。

    这种情况下,还客套半天,互相打招呼,纯粹是把别人当白痴。

    眼前是一看,就身受重伤的最强天骄。

    路子安等人可以接纳一些弱小学校的残军败将。

    却没有胆子,让这样一头巨兽加入,即便他看起来如此虚弱。

    更何况,击败高考第一,让其出局,这样的诱惑,没有几个人能忍受。

    “申兄,这次是我们以多欺少、趁人之危了。”

    一句话说完,路子安果断的挥手。

    早已等不及的鬼刀,舔了舔舌头,一马当先杀了过来。

    “呵,无需多言。”

    “想杀我申凯,拿命来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