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小说> 金玉良医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求人
    只有一点心烦,就是陆家像个狗皮膏药,老太太、陆放明、陆鑫隔三岔五就会来恶心他们一番。陆漫肯定不会见他们,但何承却不愿意给姐姐惹麻烦,因为不见他们他们就会在门口等。只得偶而见见,再把他们打发走。

    一次,陆放明以能让何承考功名为诱饵,让何承回陆家认祖归宗。看到何承油盐不进,气得上前打了何承一个嘴巴,大骂他没出息,没志向,被妇人养歪了……

    何承也不高兴了,辩驳道,“我没有被妇人养歪,至少我从来没想过用妇人的钱养活自己。我会发奋努力,凭自己的能力让我娘和我过上好日子。还会给姐姐撑腰,不许别人欺负她。”

    他的话让陆放明羞惭难当,气冲冲走了,之后便没有再舔着脸来找何承。

    三月初一是姜展魁小兄妹的七岁生辰,陆漫和何氏好好给他们办了一桌席。请了姜展雁,还有谢大奶奶一家四口来给他们庆生。

    因为那天长公主和老驸马进了宫,老驸马不会来,就把谢老爷子请来了。谢老爷子早就想来东辉院玩,因为老驸马的关系,之前一直没请过他。

    也没有请姜展玉等几位岁数稍大的爷们,因为陆漫不想请姜展勋。那孩子,纨绔子弟的毛病一样不缺。陆漫非常不喜欢他,更不愿意何承交这样的朋友。

    陆漫又跟谢大奶奶打听了女先生的情况。姜玖七岁了,得为她请位先生。

    谢大奶奶笑道,“好,我帮你打听打听。”

    第三天,谢大奶奶就领了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先生来东辉院。女先生姓阮,二十多岁死了男人,又有几分才气,就一直在给大户人家的女儿当先生。

    之后,姜玖每天上午也开始跟着阮先生上一个半时辰的学。课堂暂时安排在她住的西跨院,等到何承搬走后,便会去他的房间上课。

    一晃进入三月中,草长莺飞,鸟语花香,陆漫的肚子出怀了。

    看到微凸的肚子,感觉到小东西在里面慢慢长大,从一个小胎胚变成一个小生命,那种幸福是难以言喻的。陆漫的心越来越柔软,也为过去曾经埋怨孩子来得不是时候而羞惭万分。

    这是她的孩子,是她用生命、血液孕育的孩子,会带着她的生命和血液来到这个世界,并承载和延续她的生命,再一代一代传承下去……想到那个可爱的、软软的孩子,陆漫的心里溢满了幸福。

    那种即将为人母的幸福感和责任感越来越强,陆漫也更加渴望跟长公主和老驸马把关系的纽带连接得更牢靠,把同仁堂经营得更好,强烈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医术建立起一个关系网。若有一天她真的要跟姜展唯分开,最好能带走孩子。实在带不走,也要为孩子营造一个好的生活环境,后母不能甚至不敢为难他(她)……

    经过李掌柜的努力,以及陆漫的诚意,同仁堂旁边的一个商铺已经买下来。这个院子比同仁堂小一些,花了三千五百两银子。陆漫想把这个院子改成住院部,目前正在改造。

    陆漫原本想把之前买的那个三进院子改造成一个大型综合医院,但想了想还是后一步再说。那个地方口岸不太好,不像同仁堂正当街,人流密集。而且,现在还不能太特立独行,饭要一口一口吃。

    三月十八,来东辉院玩的宋默说,他祖母的身子又有些不好。

    陆漫听了,就让何氏和姜玖带着宋默在东辉院玩,而她则带着何承和绿绫去和郡王府。她早就想把何承介绍给宋明,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正好一箭双雕。

    来到和郡王府,宋明迎出了老王妃住的院子。

    陆漫给宋明屈膝行了礼,又拉着何承说道,“这是我胞弟何承,他一直在跟我学医术……”

    何承跪下磕头,说道,“草民见过郡王爷。”

    宋明赶紧把何承扶起来,笑道,“我已经听默儿说过了,”又上下打量了一番何承,说道,“果真好人才。”说着,拿了一串红珊瑚珠串给他作见面礼。

    进了老和王妃的卧房,老和王妃还半倚在床头。何承作为陆漫的助手,也跟着进来了。

    老和王妃听说何承是陆漫的胞弟,也是十分喜欢,拉着他的手夸了几句,还让人给了他一个极品玉挂件当见面礼。

    之后,陆漫给她诊了脉,建议她服两次洋地黄。因为老王妃对洋地黄过敏,服了这个药就要服白贺子解毒,陆漫又要给她施针解白贺子的毒。

    忙完,已经未时。

    吃完晌饭,陆漫跟宋明笑道,“我这个弟弟是乡下来的孩子,纯良,斯文,没见过大世面。他乍来京城,我怕他处事不当,会得罪不该得罪的人,想请郡王爷能帮着看顾一下。”

    宋明也就明白陆漫的意思了,这孩子的确长得太好了些,容易被人盯上。陆漫帮了自己两个大忙,他都一直无以为报。这次好不容易求他办件事,他当然要认真去办了。

    忙笑道,“好说。改天我请几位朋友喝酒,到时候让何公子来作陪。他是本王看重的小友,又是长亭长公主的亲戚,即使处事不当,也不是别人能看轻的。”

    何承岁数小,之前又一直在乡下,那里民风淳朴,即使有人好色,也是好大姑娘的色,还从来没有好男风的事出现过。所以他也不懂姐姐和郡王爷话里的意思,还以为郡王爷说的“看轻”是因为他是从乡下来的。他的脸微红,在心里下着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注意仪表,不给能干的姐姐抹黑。

    晚饭后,又给老王妃喂了一次洋地黄,再解了毒,陆漫几人才回府。因为宋默今天在东辉院没怎么跟陆漫见着面,撒泼耍赖不回家,住在了那里。

    二十那天,宋明请客,也请了小友何承。何承经过姐姐的一番打扮后,才带着柳信、白芷和几个下人出了门。因为何承是第一次单独出门见贵人,陆漫不放心。不仅让柳信给他讲了许多京城里的注意事项,还让柳信陪着他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