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小说> 罪,夜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校友摄影展
    听到白夜将话题转到苏洛身上,何轻音的内心出现了抗拒。她朦胧中也有想过苏洛变了,但是扎根心灵的愿望却忙着拒绝消极的想法。此刻被白夜碰触到这份脆弱,她的眼角隐隐溢出了泪水。

    “他不会的!我相信他!他……他只是想要……”

    “我也想相信他。虽然我一直说因为文灏的事与他绝交,但其实心里还是将他视作挚友,这一点我不否认。”白夜这话说得极为坦诚,可就是这样的坦诚,才令何轻音更为恐惧如此的猜测成为现实。

    “苏洛可以为查出七夜的目的而卧底监狱!也可以为了破案假装连环杀人魔!他就是这么一个不顾自身利益的正直之人!”何轻音想为苏洛辩解。

    “但是你听到林轻心的遗言了。”白夜的嗓音很低沉。

    何轻音猛然回想起林轻心临死前说的话,“苏洛……变……关在……黑屋……用病……消磨……”

    白夜见到她的脸色,已经看出她的内心也产生了怀疑:“恐怕那句话真正的意思是,苏洛已经变节了。因为他有幽闭恐惧症,敌人针对这一弱点将他关入了小黑屋,利用疾病的恐惧感来折磨心智。苏洛再强大,但面对儿时的心理阴影也会变回那个无依无靠的脆弱少年。”

    何轻音使劲摇了摇头,她的声音很愤怒,似乎是在责怪白夜冤枉苏洛,但也在同时责怪自己:“我不相信!就算被折磨神志,但他可是苏洛!是鬼才苏洛!他不会这么轻易屈服的!”

    “他确实向你我开枪了。如果真是那个苏洛,他绝不会开枪。”白夜蹙起眉头瞄了眼自己受伤的大腿,当他中枪的那刻,想必心比腿伤还要痛吧!

    何轻音无言再辩,苏洛枪击白夜是事实,他向自己扣动扳机也是事实。回忆起那时苏洛的表情,与他曾经用钢笔刺入杀手李青手背时的表情相同!那是恶魔的表情!

    背负着沉重的心情,两人情绪低落地回到了A市。将香港搅动得天翻地覆的七夜集团也跟着销声匿迹了。

    白夜很快能下地走路,只是还需要拐杖辅助。他没时间休息,急忙与何轻音、方警官一起,来到了毕业的政法学院。

    原本安静的校园在今日倒是热闹,喷水池后气派的校门口,艳丽的红色横幅书写着“回首十年,不忘初心,校友摄影展。”

    “有活动哪!”方警官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看着洋溢青春的少年少女,他的小眼睛里都是怀念:“我也好久没回来了。”

    “咦?方警官……也是这所大学毕业的?”何轻音惊讶地合不拢嘴。

    见白夜也是一脸质疑地望着他,方警官尴尬地苦着脸:“白队,我在这里毕业有这么不可思议么?心碎了一地啊!”

    白夜伸手挡住额头微垂下脸,冷漠的神情终是略过一抹笑痕:“我确实没想到,你会是大学的学长。”

    白夜最近的心情很糟糕,何轻音见他难得恢复几分轻松,喜悦下一手一人重重拍了拍肩膀:“走吧,今天我们虽然是查案,不过也当回归青春的游乐一天吧!”

    拄着拐杖的白夜被她拍得一个踉跄,自从香港归来后,不知为何他又改回了最初对何轻音的称呼。

    “女人,你要记得自己的性别,别这么粗鲁行不行?”

    何轻音朝他做了个鬼脸反讽道:“冰山,你别婆婆妈妈阴沉着脸,像这样多笑笑才会心情开朗!现在你已经不用假装高冷维持男子气概了!”说完,她的目光落在白夜的脸颊上,言下之意,你的形象已经够man了。

    白夜一怔之下伸手摸了摸脸上的刀疤,俊美的脸容被这刀疤横膈,殷红的伤口还未彻底愈合,终是有着几分可怖。

    “刀疤男更有味道,为了变成这样我故意被割伤。”白夜唇畔的笑痕加深了几许,他想努力减轻何轻音的歉意。

    何轻音注视着毁了白夜美丽容颜的刀伤,不禁深深叹息口气。他是为了救自己才毁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回报他的恩情?

    感激的情绪鼓噪起来,何轻音觉得鼻尖发酸。想要掩饰这份谢意,她率先迈步走进了校门。

    今日的调查工作自然是白夜与方坤为主,何轻音是作为心理学辅助的专家才跟着来的。几人先来到当年目睹过现场的教授办公室询问情况,除了与当年笔录一样的回答,并没有发现什么新的线索。

    至于案发的图书馆似乎早已遗忘了那件惨案,此时一楼架起了高台正在展示十年之间校友们的摄影作品。少男少女们盯着一张张美丽照片指指点点,整个大厅简直被围堵得水泄不通!

    何轻音走进案发的女厕检查,这么多年过去,当时的血迹早已清理得干干净净。

    监控室的视频也都被警方带走了,白夜曾经确认过,案发时有几个摄像头损坏正在维修,所以关键地点什么都没拍到。

    调查了大半日下来,结果是以失望告终。更让白夜气恼的,是公安副局长打电话来责难,说他不去调查林检察长被杀案件追捕苏洛,反倒没事去搞这些陈年旧案。

    白夜挂断电话时表情阴郁,方警官犹豫着劝道:“要不这件案子先搁置几天,毕竟早已成为悬案……”

    “我当警察是为了抓捕罪犯,不是为了拍领导马屁。”白夜的语气明显带着怒意。

    “这次来到香港,虽然我们知道了香川飞鸟的真实身份,但是苦于没有直接证据无法发布通缉令。想要将他入罪的最佳方式,就是从这件杀人案着手。不过调查林检察长被杀的案件也确实重要。只要为苏洛洗脱了嫌疑,那么他就会脱离七夜了。”何轻音的眼中满是期待。

    “希望是这样。”白夜冷然地说完,随即伸手顿了顿拐杖:“我们还不能放弃,再好好调查一下相关人员吧。如果肖楠真是香川飞鸟杀的,他一定会留下痕迹。”

    方警官看出两人都很坚决,只好点头道:“那好吧,我们再搜查一遍。”他的目光不经意落到摄影展台上,眉宇间露出感慨的表情:“这个摄影展只举办十年之内的,真可惜!要是举办二十年期间,我也许还能看到老同学的作品哪!”

    听到方警官随口一言,白夜忽地睁大了眼睛:“十年之内……也包括了肖楠被杀的时间!走,我们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