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小说> 小白的幽灵侦探 > 第202章:稍微来晚了那么一丢丢
    楚羽?_?

    怎么……怎么就成了怕我呢?

    老岳也不跟楚羽多bb,问道:“知道了好消息,有什么想法没有?”

    “嗯?”楚羽哼了一声:“你是不是在魏度的办公室发现了什么好东西呀?”

    “这个问题过会在告诉你,要不要听我给你实况转播了?”专注于眼前的事情是老岳的一个好习惯,楚羽想要让老岳告诉他在魏度办公室的发现,目前来看是要落空了。

    “诶,你这人真是的,一会儿吊我一下胃口什么意思嘛!”楚羽不忿的说道。

    平时候都是自己把别人搞得难受不服气,这会怎么变成自己了。

    “我这不是吊你胃口,我只是根据场景的重要性,做我该做的事情而已。”老岳自然不会说自己就是要吊楚羽的胃口,那样显得自己太小肚鸡肠了。

    虽然老岳就是小肚鸡肠!!

    “哦,好吧!”楚羽嘀咕了一句:要我相信你的这句鬼话,那才真的是有鬼了。

    “你讲讲他们现在说什么呢?”

    老岳:“快到重头戏了!”

    “重头戏?!”一听会有大爆料的时候到了,楚羽顿时两眼放光。

    “快说来听听看。”

    “别慌,我这有延迟的,你等会儿……”老岳果然把之前在家闲着无聊看直播时的套路活学活用上了。

    “还延迟呢!”楚羽轻笑道。

    “那不必须的嘛!我在隔壁听了是不是要等我整理一下信息,然后在转播(复述)给你听。”老岳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对,你辛苦了!

    还要再转播一遍,会不会很辛苦呀!

    回来我带你来一发大保·健怎么样。”

    “行呀,只要是你请客我都行。”老岳笑道。虽然自己是不可能体会到什么大保·健,不过有楚羽这句话心里还是舒服的。

    “那必须我请客,就这么说定了。

    我请客,你掏钱。”

    楚羽刚说完,意识到不对的老岳果断打了个哈哈:“反正我没实体,也体验不到什么大保·健,就算了吧!”

    “你看我这么持家……”潜台词很明显了,就是要楚羽夸夸他。

    “没事儿,”楚羽哈哈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用不知道从那里搞来的身份证弄了个支付宝,在里面搞什么基金股票赚了钱,你看直播的时候我都在现场的好吧!”

    “我一拳一个现场怪!”老岳突然警觉,没想到自己这么私密的事情都被楚羽发现了。

    完了呀!以后没有自己的小秘密了!

    “行了,不逗你了。跟我讲讲那个什么王嘉招了没有?”收起玩笑的态度,楚羽回归正经版楚羽,从而理智上线。

    “他那小样能不招吗?”老岳嗤笑,“本来就是个胆小怕事的主,稍微沾染上跟人命有关系的事情,巴不得把所有自己知道的抖出来,保住自己才是最主要的……”

    “是个聪明人,可惜用错了地方。”

    “是吗?跟我说说啥情况,让我看看这里面的故事够不够

    荡气回肠、

    催人泪下、

    壮志凌云,

    意气风发

    ……(以下省略我懒得找然后又不想动脑筋的各种修饰成语一百个,说一万个太夸张了,先订一个小目标,就千分之十个吧!)”

    “要说如你所愿呢恐怕不行,不过我觉得这要是放法制节目倒是挺适合的。”老岳故作怪异的说。

    “嘿嘿……”意味深长的笑声自一人一鬼口中发出。

    ……

    让我们稍微把时间往前面拨弄一下,来到钱刑关门离开楚羽所在审讯室的时候。

    ……

    “钱队。”推门进来,一名警察已经坐在椅子上等着钱刑,桌子的对面就是这次故事的主人公兼死者的侄子,马宁。

    “坐。”钱刑抬手止住了警察起身的动作,自己拉起椅子坐了下来。

    时间紧迫,钱刑也不绕什么弯子。

    “经我们调查,死者老松夫妇是你的舅舅和舅母对吧?”这就开始做笔录了。

    马宁还是处于懵逼状态,自己怎么就被弄到警局来了,而且自己的舅舅、舅母还死了。

    “同志,我们在询问你问题呢!请配合我们的工作行吗?”钱刑皱眉,看着马宁这副状态,也不知道这次笔录要做到什么时候。

    想起还在隔壁的楚羽自己更是头大。

    “哦,哦!”钱刑的话语像是惊醒了梦游的马宁,马宁顿时紧张道:“警察同志,你说的老松夫妇是我的舅舅和舅母吗?会不会是搞错了?”

    直到此刻马宁还是不愿相信这个事实,毕竟自己之前才去过他们家里。这才几天不到的事儿,两个活生生的老人就这样没了!

    “没有搞错,”钱刑摇了摇头道:“看你这样子应该没怎么关注网上的新闻吧?”

    “网上的新闻?”马宁摇了摇头说道:“我看那玩意儿干嘛?不是标题党就是各种震惊,一点营养都没有看来干嘛!”

    说完还补了一句,“还不如看看新闻联播,每天国内国泰民安,国外水深火热不好嘛。”

    “可是这个又和我舅舅有什么关系?”

    “今天在网络上流传出一段视频,其中就有杀人凶手在南苑,也就是你舅舅的家中杀人的视频录像。”钱刑说道。

    “什么?”马宁很是震惊,没想到这种东西居然能够在网络上流传出来,就跟那些年什么尤衣库的视频一样吗?

    “而且,据我们所知你在你舅舅家里安装了摄像头是吧?”这句话无意于一个深水炸弹,直接把马宁从梦游的状态炸回了现实。

    马宁略微紧张的说道:“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钱刑笑呵呵的道:“我国有一套完整的刑法……”

    “那不是我有意安装的,是我姐夫让我安的。”马宁果断把锅丢甩了出来。

    这个时候自然是死道友不死贫道了。

    “不是你姐姐让你安装的吗?”钱刑一愣,没想到居然能从马宁口中得到不一样的信息。

    这可是个不算太坏的好消息。毕竟之前的讯问中,松研承认是自己让马宁安装的摄像头,为的是两个老人的安全和家里的财产。

    可是落到马宁这里就成了他姐夫王嘉让他安装的……

    等等!

    我好像也没问是哪个摄像头啊!这小子说的会是哪个摄像头呢?

    “不是啊!”马宁很自然的说道,可是想了想好像有什么不对。

    “哦!我知道了警官你什么意思了!”

    恍然大悟的马宁反而把钱刑弄的措手不及,什么叫你弄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都还没弄清楚你在表述什么呢!

    p.s.写的时间长了我弄错了两个人名,不过我也改不回来了。就这样将就一下吧!T_T

    侄子叫马宁,女婿是王嘉。

    emmmmm……之前错就先错着吧!也就错了一章多一丢丢